5分28-欢迎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5分28-欢迎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01:50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宣传视频中的岑怡诺  图来自网络(除特殊标注外,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葛明宁 图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养的牛中,两头水牛个头最大,去年牛贩子开价2万元收购,被谭买喜拒绝,“黄牛能卖,这两头水牛耕地、耙地,种地的牛不能卖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村里众多养牛户中,谭买喜属于大户。他有24头黄牛、2头水牛,大多在4年前买进。20多万元本钱中有三女儿谭小英打工攒的钱,还有家里建房剩下的全部家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父辈曾有人做过牛贩子,会“看牙口”“看牛病”。谭买喜跟着学会了,成为“民间兽医”。谭盛东说,父亲为邻里乡亲“看牛病”从不收费。他“看牛病”带来好名声,小牛犊都卖到山那边的湖口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买喜出事20多天后,他的大女儿谭华英嗓子依然沙哑——此前她和一个弟弟、三个妹妹沿湖哭喊着找了9天。后来,在新妙湖闸前,才找到父亲的遗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谭盛东沿着湖两岸到处“放信”,尤其是那些家有鱼塘、靠近岸边的村民,他会递上香烟、留下手机号,请求他们如果看到自己的父亲就通知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放牛的布洛堰,是早年用以拦蓄湖水的土坝。堰边上的荒洲曾生长着200多亩杨树林。去年树被伐掉后,荒洲生满杂草,成了牛群的牧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出村口没多久,谭华英就再难前行,只看到一辆没了主人的摩托车。通往布洛堰的路没于洪水,高约10米的电线杆露出上半截,近岸的棚子只剩下顶。谭华英大声喊着“爸爸、爸爸”,洪水滔滔,无人应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5个人沿着新妙湖两岸来回找爸爸。大雨稍歇时,在家的村民也帮着一块找,最远处找到下游10多公里远的新妙湖闸,这里已经属于另一个乡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借自己女儿的钱也是借,他生前念叨着养好牛卖钱,好尽快还给孩子。”谭买喜的老伴刘兰花说,5个孩子中只有三女儿还单身,他希望孩子早点成家。